互联网+医疗将发生哪些变化?

快讯 | 2020-04-08 11:16:20
时间:2020-04-08 11:16:20   /   来源: 经济参考报      /   点击数:()

新冠疫情期间,互联网+医疗迎来高规格的密集“新政”。近一个多月来,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、国家医疗保障局连续下发多个文件,直指互联网+医疗“最后一公里”的问题。

在线问诊量大增、健康码“通”全国、行业逆市上涨……互联网全力战“疫”,展现蓬勃前景。新政下,互联网+医疗将发生哪些变化,会怎样改变看病这件事儿?

助力抗“疫”互联网+医疗“破冰”入医保

此轮互联网+医疗新政的突出特点是,既有应对疫情的快速反应,又有针对具体问题的全面解决方案。

在武汉,受防控措施影响,市民除新冠肺炎以外的看病、复诊、拿药遭遇困难。在这一背景下,武汉医保局率先“破冰”,首次将平台型互联网医院——“微医”纳入医保支付。

截至目前,武汉已针对高血压、糖尿病、乙肝、丙肝等10种门诊重症(慢性)疾病需求,每日纳入医保支付的互联网+医疗服务费超1300单,向定点零售药店流传处方超1100单,为数万名武汉患者提供了复诊开药服务。

区域性“破冰”之举的背后,是疫情中互联网+医疗“第二战场”的出色表现,也是国家加快推动互联网+医疗规范发展的“大蓝图”。

此前,国家卫健委已针对疫情期间的具体问题,连续出台多个有关互联网+医疗的文件,充分肯定了互联网医院、互联网诊疗在抗击疫情中的独特优势,释放出大力发展“互联网+医疗健康”服务的强烈信号。

梳理其在2月3日、2月6日、2月26日下发的三个通知,亮点不少。比如,新增新冠肺炎在线预检服务;积极组织各级医疗机构开展网上义务咨询、居家医学观察指导等服务;组建多个国家级“互联网+”平台,涵盖远程医疗、心理援助、中医诊疗、智能医疗等。

但更具突破意义的国家政策当属“互联网+医保”落地。国家医保局、国家卫健委日前联合印发《关于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开展“互联网+”医保服务的指导意见》,明确在疫情期间的常见病、慢病线上复诊纳入医保支付范围,鼓励定点医药机构提供“不见面”购药服务。

目前,江苏、上海、浙江等多地已将互联网医疗服务和诊疗项目纳入医保支付,并快速进行信息系统改造。武汉除了“微医”之外,还有三家公立医院的在线问诊也被纳入医保支付范围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这份指导意见出台的当日,国家医保局指导武汉医保局,火速在“微医”平台上线了国家医保电子凭证。意见中,也再次强调了要在全国范围推广应用医保电子凭证。

医保电子凭证“一人一码”,是参保人进行全国医保线上业务的唯一身份凭证。山东、福建等七个省市已开展了先行测试。此前,由于参保人员信息未能完全电子化,导致人工校验繁琐,互联网+医疗支付“最后一公里”一直未能彻底打通。

国家医保局局长胡静林说,及时将“互联网+”医疗纳入医保支付范围,不仅弥补了线下医疗缺口,而且将迅速壮大“互联网+”医疗市场规模。

事实上,关于互联网+医疗更深远的发展已见端倪。在《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深化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见》的28条改革意见中,一条以医保制度改革为突破口,支持“互联网+医疗”等新服务模式发展的路径已清晰可见。

行业“春天”互联网上的“三甲医院”来了

在线诊疗的火爆,加上政策“春风”,这个春天互联网+医疗风景这边独好。两大“主力军”——市场化的第三方平台和公立互联网医院,都有亮眼变化。

胃癌术后化疗患者李先生,疫情期间通过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互联网医院平台,与自己的主治医师视频问诊,在医生指导下服药、调整饮食。“互联网医院真的非常方便,检查结果出来第一时间就能在手机上看到,可以视频问诊让医生看报告,让我们少跑路。”

“疫情期间,互联网诊疗成为医疗服务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。”国家卫生健康委规划司司长毛群安说,数据显示,在国家卫生健康委的委属委管医院中,互联网诊疗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7倍。此外,一些第三方互联网服务平台的诊疗咨询量也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0多倍,处方量增长了近10倍。

一大变化是互联网+医疗的服务内容向深度拓展。业内人士指出,疫情催生了义诊服务、付费诊疗、信息咨询、病人管理这四类业务快速增长,但信息咨询和病人管理这两类服务,显示出互联网+医疗在健康管理的前后端,都有巨大潜力。

目前,多地加快核发互联网医院牌照,引发业界关注。据不完全统计,这份名单包括北京、上海、重庆、湖南、湖北、内蒙古、陕西省等。未来,互联网上的“三甲医院”会不会越来越多?

记者了解到,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成为北京首家通过“互联网+医保”验收的三级甲等医院。阜外医院医保办副主任鲁蓓说,该院正在完善互联网复诊、医保患者报销、医保定点药店取药、自费患者易复诊平台药店取药或配送到家等“一站式”服务,服务北京市医保乃至全国各地就诊的患者。

上海首家互联网医院牌照2月26日“花落”徐汇区中心医院贯众互联网医院。它也是该市首家实现线上脱卡支付的公立互联网医院。上海市儿童医院互联网医院自2月29日开展线上诊疗以来,已累计开展诊疗2170人次,开出网上处方579张。

上海市儿童医院院长于广军认为,互联网+医院建设的不断推进,将彻底改变民众的就医模式,改变医生的服务方式,改变药品的配送方式,最终实现医院去中心化的改革成效。

以“公立医疗”为主的互联网医院与以“消费医疗”为主的互联网在线问诊平台能否良性共存?疫情激发了两者合作的空间。

患有系统性红斑狼疮的李女士出院一个月,本该去医院复诊。但正值疫情期间,长期服用激素或免疫抑制剂的她是感染的高风险人群,这让她不敢轻易去医院,也不敢自行调整用药。

作为国家临床重点学科,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风湿免疫科1月30日起在“好大夫”医疗平台开通了针对免疫性疾病的免费咨询。线上提交咨询请求后,专家根据李女士的各项检查结果和自述情况,建议她继续服药,但可以逐渐减量,为李女士解了燃眉之急。

“事实上,不管是现有互联网医院牌照的数量,还是医疗资源的核心——医生群体,都处于紧缺状态。”中国社科院健康业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陈秋霖说,公立医院与第三方平台的合作,以及政企合作、企企合作和企社合作等,可以释放互联网+医疗更大的潜力。第三方互联网医疗平台能够实现跨医院、跨地域调动医生资源,这是单体医院难以解决的。

有喜有忧长远发展还需破解多重问题

疫情发生后,好大夫、丁香园、微医等多家互联网诊疗平台在抗“疫”中表现亮眼。特别是义诊服务上,第三方平台显现出在跨地域医疗资源调配、开放对接政企门户网站的优势,真正形成了向社会大规模提供的公众服务。

但义诊服务能否持续?由于一些医院尚不具备互联网医院资质,因此很多服务是基于自有平台APP,以免费“咨询”的名义进行。医生给出的建议只作为参考方案,不作为疾病的诊断与治疗依据。专家指出,疫情过后,这种免费服务的服务模式恐怕不可持续。

陈秋霖表示,医院自建互联网医院,由于单个医院的医生数量有限,必然带来服务响应上的局限,如果各医院的资源不能打通,就无法起到互相补位的作用,服务能力永远无法形成规模。这次疫情让整个社会都开始重视互联网医疗的价值,但是发展方向究竟是应该发力第三方平台还是医院自建,是非常值得探讨的。

互联网医院能否带来解决看病难的新希望?

“医疗有时移不动。”丁香园创始人、董事长李天天认为,目前互联网+医疗普遍尚未深入到核心的诊疗环节,要回到线下去做检查、依靠医生面对面的诊断和治疗。只有当人们在家庭环境中就可以获取医疗级别的数据,包括可植入和可穿戴设备的发展和普及,移动医疗才真正“移动”起来,这需要未来技术方面的进一步突破。

首诊仍受局限。 根据2018年发布的《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》,在线问诊服务不得接诊首诊患者。专家认为,普遍来说,通过互联网+医疗进行首诊存在误诊漏诊风险,应厘清网上医疗咨询与诊疗的边界,不应以“咨询”等为名在网上进行首诊并开具处方。针对皮肤病等部分线上、线下诊疗效果差距不大,医疗风险相对较低的病种,在明确规范和风险承担机制等前提下,可进一步探索论证能否开放线上首诊限制。

医疗质量安全仍需加强。在疫情期间,为了方便慢病患者续方,多家互联网+医疗平台提供了免费或价格极低的续方服务。记者在某医疗平台试用该服务发现,声称自己有慢性肝炎并申请开药“甘草酸二铵”,在没有提交其他诊断证明或已有处方的情况下,平台的医生即给开具处方。

多位业内人士认为,在线问诊只是一个环节,互联网+医疗需要提供连续的、整体的服务。陈秋霖说,互联网+医疗在如何实现供应链上的整合等方面仍存短板。如何与医疗保险、药品供应等有效链接,形成完善的服务链条,是未来发展方向。

好大夫在线CEO王航认为,医疗行业具有特殊性,互联网+“医、药、险”都不能一蹴而就,监管和控费是重点也是难点。比如,如何避免因互联网便利性带来的过度使用,如何防止虚构医疗服务的骗保行为,如何将国家集中采购药品纳入线上医保等,都还需要在不断创新中给出答案。(屈婷 林苗苗 蔺娟 仇逸)

标签:Lucid